他与漫威共造中国超级女英雄
2018年-12月-21日 12时:58分:21秒

  说起徐铭,很多人可能不认识,但要提及他的另一个名称“Keng”,爱看漫画的人一定不会陌生。作为扎根广州多年的少年漫画家,这位从小就痴迷画画的潮州大男孩在国内漫画圈早已是名声在外,由他参与创作、改编及绘画的作品有《太极潜龙》《伤痕游戏》《将夜》《超正能量魔王》等,其中不乏口碑和阅读量俱佳的网络爆款。如今,徐铭正向着更高的目标努力——联合网易漫画,与美国漫威漫画公司(Marvel Comics)合作打造属于中国的超级女英雄“气旋”。

  据悉,以塑造超级英雄闻名世界的漫威,如今正着手打造一系列特点鲜明的中国本土超级英雄,徐铭作为受邀画师之一,负责首个中国女超级英雄 “气旋”的绘画工作。近日,这位大男孩接受了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的专访。

  镜头前的徐铭低调而又腼腆,一件纯色的T恤,一头随意的短发,这位漫画家气质朴实,全然不像他笔下一个个华丽而又热血的角色。在广州打拼十余年,徐铭有了属于自己的漫画工作室,并成为创作总监。在同事眼里,这位总监就如邻家大哥般平易近人。

  徐铭1984年出生于潮州,在幼儿园他第一次接触到了漫画书《七龙珠》,被书中的人物形象深深吸引,随后便开始拿起笔在纸上临摹,小学阶段,他总是一放学就跑去外婆家,看完动画片便拿起纸笔,趴在地板上起劲地画。

  逐渐长大以后,徐铭对于漫画的爱依然没有削减,他在高中和大学时期都加入了学校的漫画社。“2007年快毕业的时候,我有同学从老家过来广州参加招聘会,我闲着没事就陪他去了,看到有一家游戏公司在招原画师,我手头上刚好有一些绘画作品,有点心动,就向对方投了一份简历,竟然误打误撞被选上了。”徐铭说。

  选择游戏公司,是徐铭向梦想前进的第一步,他既可以按照自己的兴趣继续画画,又能有稳定的收入养活自己。但游戏公司在内容开发上通常团队作战,徐铭虽然是主创,但自主发挥的空间有限,尽管收入和前景都不错,他内心依然希望能独立创作漫画。

  2008年,徐铭陆续向漫画杂志投稿并被选用,这让他坚定了做漫画家的念头。很快他便辞职成为一名自由职业漫画家,并成了国内某知名漫画公司的签约作者。2010年开始在漫画杂志上连载个人作品。其中短篇漫画《太极轰天》以及《太极潜龙》反响良好,并于2012年被集结成册出版;热血漫画《魔王条约》在网络上收获千万级人气;由同名小说改编的短篇悬疑漫画《伤痕游戏》获得香港官方颁发的“最佳小说改编漫画奖”;玄幻小说改编漫画《将夜》在网络上的累积人气破亿并出版了单行本……

  儿时可望而不可即的美梦,竟然在二十年后成真,徐铭坦言自己很幸运,赶上了国内漫画产业的发展大潮。在这条路上,徐铭有两位良师益友,一位是慧眼识珠的漫画公司资深编辑“故乡”,是他发现了徐铭的绘画才能并主动约稿,才有了后来的故事;另一位是与徐铭同期入行的漫画杂志编辑陆恩特(绰号“无名”),志趣相投的二人从同事变成了无线年成为拍档,拥有了属于他们自己的漫画工作室。

  “不会吧!真的吗?难以置信!”这是徐铭2017年收到漫威邀约时的真实反应。

  徐铭本身就是漫威的忠实粉丝,但他万万没想到,如今竟然有机会,用自己的双手创作一位超级英雄。

  在徐铭看来,这次合作是一次更高级别的挑战,但对于整个中国漫画产业来说也是千载难逢的机会。“我们算是第一批吃螃蟹的人,因为是创作属于中国的超级英雄,所以会有一份使命感在里面,希望全力以赴去把作品做好,接下来也许还会有更多的中国超级英雄诞生,也会有更多的本土画师参与进来。”

  目前《气旋》已经开始在网易平台上连载,也引发了国内漫画迷和漫威粉丝的踊跃关注。对于徐铭来说,这无疑会带来更多的创作压力,但他如今不再是一个人单打独斗,有了工作室的同事在背后协助,他对作品很有信心。

  作为主创之一,徐铭对“气旋”这个女超级英雄有着自己的见解,他说:“我们对于中国元素的刻画不会拘泥于人物的服装和打扮,更希望通过对性格的刻画来展现一个有独立人格的中国女性角色,她处理事情的想法,她对于周边事物的态度,这些都要打上中国烙印。‘气旋’会是一个很接地气的超级英雄,脱下面具之后她是一个普通人,会有各种烦恼,也会在困难中获得成长。这与漫威一直以来所提倡的英雄精神也是相呼应的。”

  对于“气旋”的未来,徐铭也有自己的期望:“希望这个角色以后可以在漫威宇宙里与其他超级英雄同台竞技,甚至像很多超级英雄一样,有自己的动画片和电影。”

  在很多人看来,漫画家是一个潇洒而神秘的职业,但徐铭却说,这个职业并非如此:“漫画家的日常就是在不停地赶稿和被催稿中度过,做完一期连载最多可以开心1小时,就要投入到下一期连载的战斗中去了。”

  从业8年来,每天工作10个小时对于徐铭来说已经算是“最低消费”,高强度作战令他一倒头就能入睡,而每当睡醒了,也就意味着创作的开始。“基本上无论做什么事情,脑海里都会琢磨某个片段应该怎么画。”徐铭苦笑道。

  对于他来说,画漫画很纠结的一点是为角色命名,每个名称既要吸引读者,又不能听上去太落俗,“起名字花的时间有时候比构思剧情还要多”。

  如人饮水,冷暖自知。画漫画的这些年,徐铭收获了很多快乐,但赞誉往往伴随着诋毁。随着网络弹幕的普及,他的作品也常常会收到一些恶意的评价,他如今可以一笑置之:“一部作品有多少人喜欢,大概也就会有多少人厌恶,我只要知道还有人喜欢我的作品就足够了。”

  徐铭: 构思剧情,这是很烧脑的一件事。每一段剧情至少要构思一个星期才会有确定的东西出来,在这个过程中我和工作室的总经理无名(陆恩特)经常都在自我否定,因为当你看的素材越多,越知道好的剧情是怎样的时候,你在写剧本时就会越纠结,越难写出不落俗的内容,因此会花去大量的时间和精力。

  徐铭:压力一直都有,因为越知道什么是好的,就越要去跟自己较劲,用压力逼着自己去做得更好。遗憾会有,但总体还是欣慰的,每一件作品就像我自己的孩子一样宝贵。

  徐铭: 画漫画是一件挺辛苦的事,忙的时候没日没夜,忙完了进入放空期又会陷入迷茫;而且长期坐在电脑前赶稿其实是很枯燥的,需要牺牲很多的个人时间;再有就是长期画漫画容易患上颈椎劳损和腱鞘炎等职业病。所以这个职业需要很强的信念才能一直坚持。从大环境来说,现在从事漫画行业的条件比我们当时好很多,现在的年轻人很幸运,他们的父母对这个行业有了更客观的认识,而且网络发达之后也有更多的平台给年轻人施展身手。